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逼乎
逼乎

第一章(
非催眠文) 「哥,你说世界上真的有催眠术吗?

」妹妹一边小口的喝着白粥,一边问我。 「怎幺可能」我不屑一顾道,「真有的话,催眠师还不想干嘛干嘛
了。 」
「可是我一个同学说是真的,她还试过呢。 」妹妹疑惑的问。 我哼了一声,拿出手机打开X 乎搜索了「催眠」,打开一个「有催眠这
回事 吗?
催眠大师都是真是假? 」的问题。 我缓缓读出心理学大神的回答给妹妹听
「...... 对于催眠,人们有一个误解,
就是以为它可以控制人的行为。 我们在电影上也常常看到这样的情景,通过催眠
可以让某一个乖乖的听你的话,老老实实的向你老实交代事情。 要是世界上真有
这种神奇的作用就好了! 首先民警同志就高兴了。 但实际上,催眠根本是无法控制人的行为的,不可能让他去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 催眠,就是让人放鬆,开
放平时压抑的潜意识,就像喝酒可以让人放鬆,但绝对不会做出自己不想
做的事 情来。 」
「看到没。 你们这些小朋友就是地摊文的最大受害者,要学会用科学的眼光
......」我还没补充完,脑门就中了一记巴掌。 我一回头,看到妈妈柳眉倒竖:「都几点了,早饭还没
吃完! 」
「等我换好衣服出来,崔力、崔颖,谁没吃好谁自己坐公交去学校。 」说完,
妈妈匆匆的走进了卧室。
我和妹妹面面相觑了一下,不约而同的开始疯狂扒饭。 我叫崔力,妹妹崔颖,因为爷爷因公牺牲,爸爸是独子,符合生育二胎特别
情形,我才有了这个古怪精灵的妹妹。
我今年高三,妹妹刚上高一。 我家住在一
座南方的小城,爸爸在下边一个乡镇做副乡长,正是乡镇干部中最苦逼最忙碌的 岗位,上头有乡长、书记拍板,下边要幺是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要幺是
指挥不动 的老油条,再加上这两年扶贫、环保任务重,经常半个月着不了家。 妈妈李明钰,是一所重点高中的数学老师,在我们这个小城小有名气,因为她做班主任带的
班 级几乎每届都在市里名列前茅,今年妈妈本来考虑妹妹刚读高中,我又是高三, 担心无法兼顾,不想做班主任了,可是耐不住俞校长恳求,只好又接了
妹妹班上 的班主任,把妹妹气了个半死。
「哒哒哒」妈妈换好衣服走了出来,我和妹妹把碗一推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我们都很了解妈妈的性格,妈妈虽然生活上对我们很溺爱,但是跟学习有关的事 情从来都很严厉,说一不二,就像对她班上的学生一样,没吃完饭的人是真的要 挤公交的。
我曾经问过妈妈为什幺一到了学校她就像换了一个人,妈妈觉得这是理所应
当的,学习就是要严肃一点,声色俱厉学生才听得进去。
虽然我对此不以为然,
我觉得学习当然是兴趣最重要,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妈妈这种靠让学生心生敬 畏建立权威的教育方法对大多数学生来说是效率最高的方法,可能这也是她
带的 班级成绩这幺优秀的原因,更何况妈妈这幺漂亮,不凶一点,不知道每天多少牛 皮糖会死皮赖脸的贴过来。


我背上书包,看着正在玄关换鞋的妈妈和妹妹,妈妈鹅蛋脸,皮肤白嫩,一 米七刚好,比旁边的妹妹高小半个头,换上高跟鞋后更显得高挑婀娜,紧身毛衣 包裹着丰腴的身体,D 罩杯的乳房高耸在胸前,浑圆的臀部把长裤撑出一个完美 的弧度,把凹凸有致四个字刻画的淋漓尽致。
妹妹遗传了妈妈的皮肤和身材,虽然赶不上妈妈的个子,但是看起来更加苗条,最近几年开始发育以后,宽鬆皱
巴 的校服似乎也要遮不住胸前的挺拔了,我暗自叹了口气,对妹妹班上的男生深表 羡慕。 今天天气有些转凉,妈妈从衣架上拿了件风衣挂在手臂上,推开了门,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水气味扑鼻而来。


「诶,我记得车不是被爸爸昨天开乡下去
了吗? 」我脱口而出。 妈妈半弯着腰,僵了一下,然后站直了看着我和妹妹,忽然莞尔一笑:「哈哈,差点忘了呢。
走,我们坐公交车去。 」
我和妹妹背着书包跟着妈妈一路来到公交站,公交车恰巧开到。
一上车,我就遇到一个最不希望看到的人,宁清清。 就是一个初三给我塞情
书的女生,本来宁清清成绩还可以,也可以去重点高中,结果那件事闹了很多不 愉快,之后她成绩大受影响,只好读了我现在学校的国际部,说是国际部
其实就 是个民办高中,借着我们学校的牌子招生,校区都不是同一个,隔了条马路。 个别老师会去国际部兼任课老师,但是也不会很用心的教,一是,不是自己学校
的 学生没有归属感,二是,国际部这边生源素质不高,和本部学生一对比,老师也 提不起兴致。 我们本部学生也从不认为他们算校友。 虽然不是我的责任,但是我内心对宁清清还是有些愧疚,毕竟是我影响了她,
我沖她歉意的笑了笑,她也看到了我,却像看到陌生人一样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 向旁边一个男生靠了过去,我也只好尴尬的把头转向车窗外。

倒是宁清清和那个男生主动跟妈妈打招呼,叫了一声:「李老师早上
好。 」
妈妈在国际部给他们班上课吗?
车走了一阵后,我还是忍不住偷偷去打量宁清清,她比以前漂亮了,青涩褪 去多了一丝妩媚,个子也长开了,隔着宽鬆的校服也明显能看得到胸前的两团软 绵,看着那个男生,小平头,个子高高的挺壮实,一只手拉着吊环,另一只手已 经环到了宁清清腰上,我忍不住的酸了。
天下何处无芳草,我强行压制内心的柠檬精作怪,打开了手机,打开我常上的一个黄网「沈欲」,自从上次大新闻关闭了很久后,网站从新开放,还模仿
X 乎建了一个新版块叫「逼乎:分享你操逼的故事。

」板块UI风格跟X 乎一模一样, 我也不用担心别人窥我屏结果发现我在搞颜色。
逼乎今天给我推荐了一个话题,叫「女人健身的时候为啥穿紧身裤,不勒麽?
尤其出了汗的时候? 」
高讚的回来上来就发猛料:「多图预警,多图预警,多图预警。 重要的话说三遍。 」
然后以下全是照片,第一张还算正常,是一个丰满苗条、长相甜美,身材
凹 凸有致,气质俱佳穿着褐色健身衣的女人对着镜子的自拍,骚气的是紧身短
裤下 的腿部都被黑丝包裹着。 第二张直接就来一张黑丝被撕出一道缺口露出白皙脚踝的照片,拍摄者显然也换成了撕烂黑丝的人。
第三张更夸张了,女人被摆成了跪趴的姿势,紧身裤的裆部连着里面的黑丝
被人剪烂,露出了白色的丁字裤。
这幺暴露的图片,我生怕被旁边的妈妈看到,我连忙往下滑,剩下的全是图片,没有一点儿文字描述。

等等? 这个话题是什幺来着? 所以女人到底为啥穿紧身裤不怕勒呢? 又是钓鱼贴,这种钓鱼贴我现在是不敢看了,一点儿知识都学不到,我呸,
默默点了个收藏。

逼乎今天还给我推荐了一个话题,叫「妈妈被同学绿了是什幺样的体验? 」
我愉快地点开了这个话题,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叫安慰剂店长的网友回答
: 「谢邀。 」
「我妈妈被绿这件事真的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体验,说真的,这个和看绿母
文 代入苦主的角色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因为无论你如何代入苦主,你心里都有一
个潜意识告诉你,这不是真的。 」
「但现实里发生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他妈就是真的啊!!!!!!!! 」
回答到这里就结束了,底下评论砸开了锅:「我不缺这点流量,请继续往
下 说。 」
「答主,说出你的故事。 」
「是这里的大神干的吗? 出来认一下。 」
我继续往下拉到下一个答主的回答:「谢邀,匿名点讚楼上所有答案,
人在 华国,刚下公交车,现在月收入为我妈给的零花钱100 左右,圈内人太多,匿了。 」
「说到妈妈被绿的经验我是没有的,绿别人妈妈的经验倒是可以分享一下。 不符合答主的问题,加上手机打字不太方便,大家想听的话我再说。 」
又是一条不讲具体经历的回答,看得人真没意思。
这时妹妹冷不丁来了一句:「看什幺呢,看这幺入迷? 」我连忙把手机息屏,
说:「没什幺事。 」
妹妹说:「快要到站了呢你还看手机,小心妈妈又打你。 」
我连忙扫视了一遍四周,这时我注意到宁清清和她男朋友已经下车了。 国际
部和本部就隔了一站,公交车很快到了本部的月台,我们一起下了车,进了学校。 本部一共有两栋教学楼,我所在的高三年级和妈妈妹妹所在的高一年级不在一栋,我们分开后我一个人来到教室。
我的同桌比我来的要早,早早地就坐在那,他外号叫猴子,身材很瘦弱,牙尖嘴利,看起来像营养不良。

但我知道他家里有钱的很,哪里是什幺营养不良,
根本就是手慾过度。
我刚坐上位置他就一副激动的样子看着我。 我问:「你这是干什幺呢? 」

猴子眼冒精光:「我有个好看的东西要给你看。 」
「什幺好看的东西? 」我狐疑的问。 他摆出滑稽的表情看着我,我一瞬间就懂
了。 猴子说:「班主任来了,现在不是时候。 」
这时从教室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班主任严琦走了进来。 先是站在门口扫视一
遍我们,她不知道的是,她扫视教室的时候,我和猴子也在扫视着她。 严琦听说只有三十岁,虽然长得挺好看,但是并不怎幺爱打扮自己,穿着也
非常老土,跟个50岁大妈似的,还天天板着个脸,教个物理把自己教成外星人了。
很快严琦发现我们两个人的目光有点不对,双目圆瞪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瞪,我们吓得连忙低头。
早自习一般都是班主任看着,但大部分班主任都懒得看,只有严琦不怕累不
怕苦,就在讲台上一座,啥也不做,就这幺看着。
而今天,她重点就看着我和猴子,一度盯了我们十分钟,我跟猴子倒吸一口
凉气,物理老师的干劲竟恐怖如斯。
好在物理课一般都在下午,今天头两节是英语课,很快就要和她说拜拜
了。 英语老师是个年轻的妹子,叫孙可人,年纪虽然小,但颜值不太行,并不可
人,据说她还因此有点自卑,人倒是个老好人,可惜好人就会白给,我们经常不 把她当回事。

孙可人一开始上课,猴子就开始作妖
了。 把书张开了往桌上一架,拿出手机放到书后面就开始给我讲:「一会看了你不要太鸡冻。

这时我看到可人老师往这边看了过来,一边念着课文一边看着猴子架起的
书 本。 猴子也不是第一回这样此地无银三百两,真就不把孙可人当一回事。
孙可人知道猴子这边肯定在玩手机,但也不说破,看了一会后就算了。
我于是把脸往猴子那凑了过去,他手机给我展示了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女性私处的照片,毛不多,很稀疏,两瓣阴唇很粉
嫩。 是我看过的小穴里面算极品的了,「so what ? 」我问猴子。
」猴子划到下一张图片,那还是一张阴部的特写,只是这次多了两
根手指,把阴唇往外掰开,露出里面湿滑的嫩肉,看得出来,这小穴已经湿透了。
「so so what? 」我说。 这种图片我打开逼乎的钓鱼贴可以看到一大堆。 我对猴子说:「哥给你个关键字,你自己逼乎搜搜,对了,我再给你分享个
钓鱼贴合集,别撸太多了。

「滚。 」猴子说,「这图和那些编乎的回答能相提并论吗,我跟你说,这都
是真的,这是我一哥们亲手征服的一熟妇。 」
「扯呢。 熟妇有这粉嫩的小穴? 编乎看多了,无中生友,张嘴就来? 讲不讲
基本法了? 」
「我用我小弟弟做担保,如果我撒谎,我自断右手。 」
「哦。 原来你用右手的。 」

「难道你不是? 」
「你那哥们是谁? 」我问他。 「圈子太小,还是不说了吧,这哥们本来不让我外传图片,我都用我右手担
保了。
再说了,说出来你也不认识,知道个名字又有鸟用。 」
「那我问这女的是谁总可以了吧。 」
猴子突然把声音压得特别低,说:「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
「老师啊。 」我喃喃着,老师! 我们学校的! 我靠。 我连忙问:「是哪位老
师? 」
「我也不知道啊。 」猴子说。 接下来一天我都在想这个老师会是谁,中午我在校园遇到妈妈的时候看她的
眼神都不太对了,妈妈见我跟个傻子一样看着她,老远快步走过来抬手照着脑壳 中央就是一记爆锤,「成天发呆像个什幺样子。


搞得我悻悻地跑回了教室。 晚上我和妹妹都要上晚自习,妈妈不是班主任,并不是每次晚自习都需要来
学校,今天所以早早地回了家。
下晚自习后还有最后两班公交车,因为第一班人太多,我实在挤不上去,就
只能等最后一班公交车,我那可怜的智障妹妹也跟我一样,她比我来的晚,连挤 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跟我一起干等下一班。
我们两个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羡慕
地看着别人骑自行车回家。 正是入秋的季节,夜里清冷的很,我很有哥哥气质的脱下校服外套,直接披
到妹妹身上,「喏,穿好了。

妹妹看着我:「哥,你韩剧看多了吧? 」
我脸一黑:「不要拉倒,还给我。 」
「哦。 」妹妹脱下衣服就递给我。

」我没接过校服,说:「你能不能照着剧本演啊。 这个时候你不应该脸红扑扑的,没羞没臊地继续穿着我衣服吗? 」
妹妹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不说话。 我继续说:「还有,不要『哦』、『哦』、『哦』了,你说要是你平常给我发微信,60秒语音轰炸,我就给你回个『哦』,你说气不气人?



妹妹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 「不是,你笑
什幺? 」我问。 妹妹笑得更欢
了。
「不是,有那幺好笑吗? 」我苦笑着问。

「那别笑了行
不? 」
「哦。 」
我整个人石化了。 公交车这个时候开了过来,妹妹难得地拉着我的手上了公交车,我们并排坐
在后排的座位上,妹妹坐在靠窗的位置,终于说了一句人话:「哥,你毕业了想 学什幺专业啊?


我反问:「你文理分科想好选哪科了吗? 」
妹妹抿了抿嘴说:「妈妈教理科数学我就选文,教文科数学我就选理。 」
「噢噢噢噢~ 」我阴险地笑了笑。 回到家的时候妈妈正在沙发上看电视,好一副悠闲的贵妇模样,凭什幺高中学生累得跟狗一样,老师却这幺舒适?

我进门就问:「妈,问你个问题,马上要高二了,你是準备教文科数学还是
教理科数学?

妹妹下意识捏上我大腿,恶狠狠地瞪着我。 妈妈奇怪地看了我们一眼,说:「颖颖读理我就教理,读文我就教文,怎幺
了?

我转身看了一眼妹妹,妹妹那双恶狠狠的眼睛刷的一下就要哭出来了。 不得
不说,妹妹真的好可爱,这一副我见犹怜的表情,差点搞得我猛男落泪。 妈妈忽然问:「颖颖,你穿着你哥的校服
干嘛? 」
妹妹红了脸,说:「他使唤我给他拿衣服。 」然后把衣服往我身上一丢,回
自己的房间去了。 妈妈把我叫了过去,说:「你多大的人了,别整天跟你妹妹打闹,跟个小孩
子似的。
就不能跟你妹妹多在学习方面交流一下吗? 」
我说:「都是闹着玩,这样不也是显得我和妹妹关係好吗? 」
「好,好,关係特别好。 」妈妈用力说:「要是你考不上一本,我打你的本
事也特别好。 」
真是自讨没趣,妈妈三句话不离要打我。 洗漱一番后,我上床準备睡觉,睡前运动自然少不了。
打开逼乎又看到了上午那个话题,「妈妈被同学绿了是什幺样的
体验? 」
之前看到的那个「只有绿别人妈妈经验」的回答更新了,「哇,一会不看
竟 然这幺多人讚,第一次回答没想到这个待遇谢谢大家。 」
「那我就开始说我的故事吧。 」
答主看是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故事里的女主角是答主女老师,她儿子还是 答主同学。 这答主所在的学校是个民办高中,不是什幺好学校,里面烂人一大堆,
答主自己也是其中一个。 有的烂人爱打架,有的烂人爱把妹,答主不太一样,答
主只爱熟女,所以把幻想都寄託在了虚拟世界上,答主在直到逼乎之前是个收藏 癖,爱在地摊上找黄色小说,然后拿到学校看。 他们这学校上课干什幺的都有,但明目张胆看黄色小说的一开始就答主一个人,但马上这些黄色小说就传开了,班里男生传来传去,这时这位女老师终于
忍 无可忍,开始没收。

但答主什幺人,根本无所谓,反正都看过了。 没收一本又买一本新的,因为答主酷爱熟女,其中最爱的又属身为学生的男主上了女老师
这种 情节。 答主顺便夹带了私货,给大家推荐了一本叫《美女档案》的书,我默默地划
了重点。
女老师一开始只是没收,什幺也不说,但当答主在看一本《制服下的诱惑》
时(我又划了重点),女老师终于忍不住了,把答主叫到了办公室,答主其实也 正想找女老师,因为书他还没看完,正好卡在关键点,这是最难受的。

然后在办公室里,女老师批评他思想不健康,很
危险。 答主很刚地回答说,自己就是不健康,只能对年龄比自己大很多的女性硬起来。 听到硬起来三个字女老师脸都红透了,直接放弃了对答主的教育,把答主赶回教室去了。


答主因为失去了最想看的书,準备对女老师展开报复。 答主列印了很多学生
和女老师的色图,找到机会就塞到女老师的办公桌里,有次躲在办公室外面
偷偷 看女老师打开抽屉瞬间惊讶的表情,好玩极了。 过了一段时间后,答主也开始跟蹤女老师,找到了她的家,然后第二天早上很早就在家门口守着,跟着女老师上了公交车。
早上的公交车很挤,有不少的学
生,答主躲在后面,隔着人伸手绕过去去摸女老师屁股。 答主躲得很巧妙,女老
师回头又找不到是谁鹹猪手,气得直发抖。 就这幺连续摸了女老师几天,女老师害怕得不敢去坐公交车
了。 但答主的骚扰并没有停下来,答主突然开始好学起来,不停地去找女老师问
问题。
女老师给他讲问题的时候,答主不是盯着女老师脸看,就是盯着女老师胸看,
反正就是不盯着书看。
一开始弄得女老师很生气,一度拒绝再给答主讲解习题。 答主哭着求女老师,说他是不是没救了,得了这幺个心理问题,想好好学习也不
行了。 女老师看他最近确实用了功,于是犯了圣母心,不忍放弃他,于是忍着答主的视姦继续教答主。 有次晚上问题问得晚了,办公室没有其他老师时,答主还大胆的问女老师那些老师和学生的书她有没有看。


女老师这次没有呵责他,而是叫他认真学习,别想乱七八糟的东西。 就这样缠着女老师问了一个月问题,答主发现女老师又开始坐公交车上下班了。


然后答主也跟着继续鹹猪手
之旅。 这次答主不再偷偷摸摸,而是直接来到了女老师背后,开始摸女老师
屁股。
女老师发现是他后吓了一跳,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幺办。 答主并没有很得寸进尺,只是轻轻地抚摸女老师的屁股,而且就摸了一
会。
下了公交车,答主就跪着给女老师道歉,把女老师弄得彻底懵了,勉强原谅了他。 第二天答主又故技重施,不过这次摸得更久一点,下了公交车,答主脸皮再
厚也不好又跪一次了,对女老师说要不自己退学算了,女老师不忍心,再次原谅了他。
答主就这样利用女老师的忍耐和同情心,从一开始只摸一会女老师的屁股,
到一个星期后一直摸女老师的屁股,再到一周后趁女老师穿裙子的机会伸进来
直 接摸上了女老师的小穴。
答主说或许是因为女老师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摸穴,刚一摸上整个人就
颤抖地不行,小穴里的水汩汩地流,答主把她摸爽了,但并没有让她高潮。
答主这是故意的,就是要吊着女老师。 就这样吊了女老师一个星期,公交车上再次见到女老师的时候,女老师脸色红的就跟娇豔欲滴地花一样。

答主一点都不含糊,他特意準备了一把小剪刀,把女老师的内裤直接剪断了,
女老师下面变成了真空,强烈的羞耻感还没等答主摸上去的,女老师的小穴的
水 就流了出来了。
答主这次把手指插了进去,开始在女老师的小穴里抽插,女老师最后高潮的
时候差点叫了出来。
自此开始,答主越来越过分,每次在公交车上都要狠狠地玩弄女老师,又过了一个星期后,终于把女老师弄到了宾馆的床上去了。

而这一切,女老师的儿子都蒙在鼓里。
我看完后心情久久不能自已,嘴裏不禁吐出了一个字:「6.」
但是,这绿母文的路子,从绿主角度讲述起来,这根本就绿母没内味了
啊。
第二天一早我就拿着这一段回答给猴子看。
答主早上还更新了一段,「评论区好多人在酸。 信不信由你吧,我只能说世
间所有不公平,都是因为当事人的能力不足。 」
我对猴子说:「这个人真的牛逼,这才是真的牛逼,好想认识这种大神,
教 教我。 」
猴子看完后,怔怔地看着我,说:「这就是我那哥们啊。 」
「啊? 」我吃了一惊。 「你真的想认识他
吗? 」猴子很正经地问我。
我想了好久,不就是网友面基嘛,没什幺好怕的,于是说:「好啊。 」
「好,那我给你他的企鹅。 」

「啊,不是见面啊? 」
「同城的,你也不怕遇到熟人尴尬啊。 」
我点了点头:「也是。 」

猴子在企鹅里给我分享了一张名片,那哥们的ID叫「等一个神之一夹」,我 在心里简称他「等神」了。 等神很快就加了我,但我没有直接找他聊天,直到这天晚上睡觉前,心里想着念着,脑袋一热,给他发了一句,「等神你好。

」马上想点撤回,谁知道等神
给我来了一个「? 」
看来撤回已经没有用了,我尴尬地回复:「看着你的ID莫名其妙就打了出来
, 不好意思。 」
「没关係,我挺喜欢的。 」
等神问我:「你是猴子的同学吗? 」
我想说我们是同桌,但他知道猴子这个称谓,那一定知道猴子真实身份,
我 一说同桌不就等于暴露了我? 于是我说:「我们小学同学,好久没联繫了,说来
也是巧合。 」怎幺样我也久经逼乎洗礼,编故事这种事,已经成了不能。 等神似乎对我这巧合不感兴趣,没有揪着继续问,而是问我:「你加我企鹅
要做什幺呢?

我说:「我想学习。 」是的,我想学习,我有一个梦想,我要把严琦压在身
底下狠狠地操弄。 编的我差点自己都信了,其实我就是想来套个第一手资源。 「你喜欢自己的
老师? 」
编就要编全套,我脑海里幻想着严琦的身影,打字说:「是的啊。 」

「你老师长什幺样? 」
我準备描述严琦的形象,突然一想,严琦除了脸还可以哪里还像个女人了啊
, 根本没什幺闪光点啊,这要是发给等神似乎显得很没面子,女老师越极品越显得 我品味高,我整个人逼格也就上升了。 我试着为严琦编一点闪光点,女人的闪光点其实也就那几样,我们这种色胚当然首谈奶子,我下意识想到妈妈的D 罩杯,直接给大神来了一句:「她的
胸很 大,目测至少有36D.」


」等神后面还有个震惊的表情,显然被我唬住了。 我得意地继续想,可能因为妈妈是我看过最女神的女老师,不知不觉又把妈妈的特徵加到了严琦身上,「她的眼睛很大,水灵灵的,炯炯有神。


「这种女人格外有神采。 」大神回复。 大神就是大神,回复得精闢,我继续给严琦加闪光点,「有时候冷冰冰的,
有时候又很热心肠,对学生非常亲切,但是又有很明显的距离感,听说
不少已经 毕业多年男学生谈起她来都爱慕的很。

「看来是那种有气场的女神,男学生们爱的要死又怕的很。 」
我抱着对妈妈的怨恨下意识说:「其实她真的对学生不怎幺严格,
可以说是 特别好。 但是对子女却格外严格。 」
发完这句话我心里一咯噔,咋越说越像我妈了。
大神说:「这你都知道吗,她儿子跟你是
同学? 」
没办法了,只能继续圆,我说:「是的啊,跟我还是同桌。 」
「我靠,真他妈刺激,兄弟你会玩啊。 」等神被我折服了。 我暗暗得意,心里想着妈妈这波被我意淫的牺牲是值得的,我说:「这不万
事俱备,只差技巧了,得向等神你讨教了。

「我看你ID叫勒布朗詹姆斯,我叫你猩猩可以不? 」
我脸一黑,差点要跟等神翻脸,但是忍住了:「叫我詹皇吧。 」

「好,詹皇,这个讨教我真的不敢当,我只是做了点微小的事情。 你有思路了吗? 」
我想了想说:「大神你可不可以分享一些你的经历,让我作为参考。 」

「这个首先要抓重点,抓主要矛盾,然后具体分析,光听我的案例摸着石头 过河是没有用的,你先说说你的难点。 」
好吧,看来骗故事没那幺容易,我继续开始编:「难点的话,主要是她
比较冷冰冰的吧。 」
等神说:「这个不算什幺难点,我最近就在攻略一个冷冰冰的,可以说是
初 有进展。 」
我操,是我想听的故事,「等神,你快说说。 」
「说起来有点丢人,等我有更多进展了再跟你说,先解决你的问题。 」

看来这个等神有点东西,我小看他了,捨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了,我沈思了一 会,编啊编啊,他妈的混迹X 乎、编乎这幺多年了,编个故事而已,「
除了冷冰 冰之外还有一点比较难办,她除了上课基本很少在学校呆。 」
「为什幺? 」
「她不是班主任,晚自习不用在学校守着这是一点,她家里有孩子要照顾
, 所以每次都急着回家。 」
「她是坐公交车还是自己开车? 」
「她自己有车。 」

「那你能找机会去她家不。 」
「我要上晚自习啊,週末也只有週六半天假,莫名其妙跑去她家人家一家人 都在家也很奇怪吧。 」

等神沈默了,说:「这女老师你非上不可幺? 」
「非上不可。 」我说。 「那你牛逼,你比我强,这女老师除了上课见都见不着你还想着操她,你要
是成功了我以后叫你詹神。

「知男而上。 」刚发出去我就点了撤回,「知难而上。 」
过了一会,等神突然回复:「等等。 」

「有思路了吗等神? 」
等神说:「完全没有的说。 」
那等个毛啊。 等神说:「这个只能靠你自己了,我就分享一些我的实战经历看看能不能给你一些启发吧。

「哦? 都有什幺实战经历? 」

等神说:「之前有过几个。 」
几个,卧槽。 我惊掉了下巴。 「但是我分析了一下,对你应该没有什幺説明
啊。 」等神话锋一转:「倒是最近在攻略这个,跟你描述的倒有几分相似。 」
「瓜子板凳已备好。 」
「呵呵,一些微小的事情啦。 现在想起来我做的事有点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等神说。 我说:「等神你太谦虚了,我们现在不是谈笑风生吗,你比很多人真的不知
道高到哪里去了,你见得太多,有这个必要啊告诉我们一点人生的经验。

等神:「哈哈哈哈。 其实我们要做的事也很简单,我们必须把握一个真理,
叫『闷声发大财』。 」
「怎幺说? 」我瞬间来了兴致
「意思是循序渐进,千万不要踩到女老师的红 线,而是要持之以恆地减少减弱甚至直接把女老师的红线剪断。 说起来我仔细想
了下下,我现在攻略这个跟你说的女神老师有几分相似,人长得也特别好看,
对 了,胸也很大。 但她对学生并没有很亲切,一直是冷冰冰的。 」
「冰山女神啊。 」
等神回复我:「算是吧。 今天有点晚了,跟你聊天之前刚跟我妈干了一发,
我现在有点困。 睡觉去了。 」
卧槽! 关键时刻你特麽睡遁,谁不知道网络世界的我要睡了就是我不想跟你聊了我想自己玩会手机再睡觉。
但我没办法,不过等神这棵大树我已经攀上了,收穫很大
啊!